李良末。

    一个在十七岁生日那天,因为大魔法「导向根源的祈愿」,糊里糊涂成为了传说中童贞魔法使的高中生。

    现年:四十岁。

    虽说拥有着和这个数字完全不相合的心灵,但在外貌上却某种程度上的符合了「大叔」之类的绰号。并非特别难看或者是苍老,而是在「过去同年龄」的同侪之中显得世故和成熟许多,不过也不至於让人真的联想到他的真实年龄。更JiNg确地说,李良末现在的十七岁样貌,反而是一张微妙的面具,一张让他得以隐藏童贞魔法使身分,继续在聚集着青春少男少nV的校园中欢乐、却又不经意透露出他真实年龄的面具。

    他原生的外貌不论作为已经成为大叔的李良末的面具,抑或是让产生异变之前的他持有,都是一种浪费。那张脸蛋虽然被某些人称作「大叔颜」,不过就各种程度上来说还算有不少可取之处。甚至,那张不笑时看起来深邃而忧郁的脸蛋,意外地合某些族群的胃口。但因为个人X格上对於「自己是个缺陷品」有着严重的自信,还有伴随这种诡异自信所导致的过度乐观,正是这家伙被「异X」标的为「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」的主因。这或多或少是自食恶果。

    然而,这张大叔脸蛋的主人却没有余力去仔细思考这个问题。如果他有好好检讨过这个问题的话,或许就不会在生日那天对着「导向根源的祈愿」做出那麽乱来的宣言。不过,他应该一辈子也不会注意到这件事。就算会注意到,大概也是在很久之後的未来,被某个人意外点醒之後吧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身为一名高中二年级的男X,现在的李良末感到很头痛。搔抓着包裹了一圈纱布的脑袋,他的表情正苦恼的扭曲着。

    就各种意义上来说,不仅仅是身T上的「头痛」,更是心理上的「头痛」。这份疼痛实在太过强烈,甚至让他有使用口袋中的魔导书变身,然後迅速消失在这个空间中的想法。

    「……真是的……昨天晚上才因为那件鸟事而弄得那麽晚,结果今天又遇到这种事情……」抱着因为严重睡眠不足,加上先前被外力重击而仍隐隐做痛的脑袋,李良末无力地趴伏在自己的桌子上,看着全班同学SaO动着传阅一张小纸。

    那并不是普通的纸张,正确来说,是一张在福利社可以买到的,具有红sE框线、大约是A4纸张一半大小的随堂测验纸。虽然因为学校最近都会使用参考书商所附赠的考卷、或者是使用由教师所自行印制的考卷,而让这些随堂测验纸的正常功能X降低不少,但对於无所事事的高中生而言,它们还是可以开发出各种用途。

    最简单的,例如摺纸飞机。

    进阶一点,可以摺成纸Pa0、或者是在地上跳来跳去的纸青蛙。

    虽说这种类型的童玩看起来年代似乎有点久远,但是在某些少年穷极无聊的发想之下,这仍是十分历久弥新的玩具。

    更常见的用法,是直接r0u成一团,然後用胶带反覆缠卷、制作成球状。可以当作bAng球,搭配扫把在走廊玩。

    如此看来,这张纸应该十分普通。但别忘了,b起这些,这小小的纸张还有另外一种别具意义的使用方式。